关灯
护眼
    还有在的喜欢怨怨写书风格的小可爱吗?怨怨挟新书归来拉!

    新书突破以往题材,超刺激破案类悬疑之作~~

    喜欢的亲可以在黑岩里搜索《致命谋杀》加入书架哦!

    第一章试读:

    知道住进一个聚宝盆里,会怎样吗?

    刚来北京那年,住地下室,也就3平米大小。不知道为什么,每天早晨起来家里地板上都有一枚一角的硬币,我当时也没多想,就都收起来了,收了满满一盒子,后来女朋友看到了,吓的脸都白了。

    说这钱来路不明,让我明天一大早赶紧把它丢了,丢的时候恰好垃圾桶边上蹲了个乞丐,我寻思着这些钱虽然就几十块,但丢了也可惜,就把这些钱都送给了他。

    当时这乞丐还和我打趣呢,说他一要饭的都没存过这么多一毛的,我能有这么多,该不会和他是同行吧?

    到了傍晚下班的时候,我却发现家外边的马路上,停了好几辆警车和120,说是一个乞丐,拿了一盒假一毛去买东西,恰好碰到店家有点神经病,气的直接把这乞丐给当街砍死了。

    听完我就给吓坏了,一盒假的一毛?谁能有那闲工夫,成天往我家里丢假钱,也不嫌累啊?

    可那乞丐是因为我给他的假钱被人砍死的,我心里也挺不是滋味的,等警察和120把他的尸体拖走后,我还特地买了沓纸钱,蹲在早上看见他的垃圾桶边上,给他一边烧,一边道歉,冤有头债有主的,要是心有不甘,千万别来找我,全赖那给我丢钱的人丢了假钱,想要索命找他就好了。

    钱烧完后我更是马不停蹄的回了家,将自己的东西整理了起来,想着明儿个一早就出去找房子搬家。

    虽然这3平米的破地下室,每个月也就五百块钱,在北京三环里就算便宜还难找,可遇到个成天往我家门缝里塞钱的傻逼,指不定是个变态加疯子呢,谁能受得了?

    第二天一大早,我正准备出门呢,却被迎面而来的警察给撞了个正着,手里还有张打印出来,特别模糊的照片,乍一看,那照片上的人,可不就是我吗?

    我正迟疑着,这警察拿我照片过来干啥呢,他却直接把我拦下,问我是不是叫陆涵,昨天晚上有人去他们那报案,说是早上倒垃圾的时候看见,乞丐手里那些硬币就是我给的,想请我去警局做个笔录。

    我听完就气炸了,妈的,这些住在周围的邻居,不是大学刚毕业就好高骛远的屌丝,就是三四十岁无能还抱怨社会的脑残,平常嫉妒我大学里找了个校花级别,还是北京本地人有三套房子的白富美,在背地里嚼舌根,骂我人如其名,是个娘里娘气的小白脸,凤凰男,傍大款也就算了。

    现在也不知道是哪个王八蛋,竟然还趁着这个机会,背地里狠狠的捅了我一刀!

    去做笔录的时候,我再三强调了,那些钱虽然是我给乞丐的,但却是有脑残邻居,成天往我门缝里塞来的,根本不是自己存下来的,更不是自己造假币,警察都不信,说哪有人可能那么无聊,成天对着我一男的干这事?

    还是我在这警察面前,简单的介绍了一下我女朋友,和住在周围的那群屌丝,警察才勉强的半信半疑,相信了我说的话。